2020年7月10日 星期五 欢迎访问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官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
首页 机构概况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科研管理 智库成员 教育培训 合作交流 学术活动 通知公告
学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坛
窦中达: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序言)
发布时间:2020/6/17

按 语: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是一篇论述国家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和世界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的文章,分别对国家政治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经济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文化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教育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科技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社会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军事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外交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能源资源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国家环境生态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政治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经济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文化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科技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社会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军事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能源资源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世界环境生态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进行了概论,由于篇幅比较长,故先刊载该文的序言,以期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探讨。

当今社会是资本主义误导的社会,今之世界是充满潜显危机的世界。确切地讲,危机处置和矫正发展,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严峻问题和急要之务。就危机情势和发展要求而言,能否有效处置危机,是否科学矫正发展,至关一个国家的文明进步,关乎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因此,人们必须正视危机、处置危机,必须关注发展、矫正发展,使人类社会走出危机困境,使世界发展走上通途大道。

危机是客观存在的,是动态演变的,危机是多重多样的,是极其复杂的;正确认识危机,科学处置危机,这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发展,都十分必要和极为迫切。通常的危机,有潜在性危机、显现性危机、渐变性危机、突发性危机、量变性危机、质变性危机、一般性危机、特殊性危机、单项性危机、交互性危机、偶发性危机、必然性危机等表现形态;不论哪一种危机形态,均会对人类社会发展造成严重危害。可见的危机,有意识性危机、系统性危机、层面性危机、领域性危机、区域性危机、地区性危机、国家性危机、世界性危机,及其所表现的精神性危机、物质性危机、社会性危机、自然性危机和政治危机、经济危机、文化危机、教育危机、科技危机、社会危机、军事危机、外交危机、能源资源危机、环境生态危机等等;无论哪一种危机之患,人类均需正确的审视和对待。

有危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正视危机和处置危机,使危机得以加剧和爆发而祸及人类社会、殃及生态自然。这方面的教训是极大的,其损失也是惨重的;特别是某些“盛世泡沫”爆裂,导致社会陷入混乱或倒退的前辙,极其深刻而警世。危机处置是一种观念态度,是一门治世学问,人们应当有危机意识和应变能力,必须深谙和把握处置危机的方略与要领,将危机化解在萌芽状态,给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

不同的阶级集团,不同的发展取向,或曰不同的社会制度,对危机和发展的应对态度是迥异的。人民阶级及其社会主义发展,是战略统筹、规划计划的能动自觉性发展,其发展要求是尽量减少危机因素,积极化解潜显矛盾危机。资产阶级及其资本主义发展,却是市场诱导、趋利争夺的被动自发性发展,其发展结果必然是制造大量矛盾问题,带来严重危机祸患。作为人民利益代表者和社会主义实践者,我们除了从发展上注重减降危机因素,还须在实践中能动处置各种矛盾危机,以使发展保持在良性状态。

对危机的认识与处置,有两类不同对待方法和处置方式,一类是能动性、针对性、战略性、治本性的处置危机;一类是被动性、盲目性、权宜性、治标性的应对危机;很显然,二者的对待态度是差异的,两者的处置结果是截然的。我们认为,在对待危机问题上,人们应有高度的忧患意识、压力意识、防杜意识、处置意识、矫正意识、发展意识;要有必要的危机预警、危机防范、危机减降、危机处置、发展矫正、发展补救;以及相应的发展反思、发展调整、发展应对、发展促动等措施。而具体的讲,就是要有针对危机的指导方针、体制机制、领导管理、配套预案、应变之策、调控保障等举措;就是要做好先期危机预防、前期危机减降,以及中后期的应急处置和矫正发展等工作。是短暂性还是长效性对待危机,这要根据危机的境况和发展的要求来酌定,而长效性对待危机,仍不失一种积极之态度、战略之方策;但有一点必须注意,那就是危机有大中小危机,对策有上中下之策,人们只能实事求是、以变应变的处置危机,通观全局、战略统筹的布局发展。从根本上讲,危机多是由错误发展造成的、加剧的,矫正发展实是对待危机的治本之举、上上之策。

总体而言,当今世界的危机是资本主义之危机,即由资本主义误导、资本主义扩张所产生的危机;可以说,资本主义错误发展和掠夺攻略,是当今世界矛盾危机的总症结、总根源。人们看到,潜在、显现的国家和世界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文化危机、教育危机、科技危机、社会危机、军事危机、外交危机、能源危机、资源危机、环境危机、生态危机,及其凸显的金融危机、网络危机、信息危机、舆情危机、公共危机、疫情危机、生物危机、基因危机、灾害危机、自然危机、精神危机、物质危机、物种危机、人类危机、生存危机、发展危机、人文危机、文明危机、观念危机、信仰危机、责任危机、义务危机、道德危机、诚信危机、秩序危机、安全危机等等危机之患,正在不断的加剧,急骤的向人类袭来。必须指出,资本主义私有化、资本化、市场化、垄断化、资主化、自由化、一体化、全球化等等所谓化,是违背社会规律、自然规律和精神文明、物质文明要求的逆流,正是这些逆流才制造众多的矛盾问题,并激化着矛盾和加剧着危机;要解决矛盾危机,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这个滋生地。

在资本主义错向发展背景下,还有一些具体原因、特殊现象所导致的矛盾危机。诸如,人类社会、人与自然两大部类矛盾激化导致的各种矛盾危机;精神、物质、社会、自然等错误发展、反常演变导致的多重矛盾危机;封建主义、自由主义、社民主义、极右主义、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恐怖主义、虚无主义、奢靡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狂热宗教主义、复古倒退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等等导致的矛盾危机;以及种种错误、失误、误导、诱惑、误区、陷阱、干扰、破坏、反动、犯罪、矛盾、问题、人祸、天灾和错误生产、生活等产生、激化的矛盾危机。当今的世界局势,的确是潜在危机、显现危机并存加剧,可谓是危机四伏、危机迭起。鉴此,人们疾呼加强危机意识、危机防范、危机规避、危机扭转、危机管理、危机应对,确实是有根有据、有的放矢、切中时弊、积极可取。解决矛盾必须抓住和解决主要矛盾,破解危机必须查究和破解症源危机;在当今和未来一段时期,资本主义依然是矛盾危机的制造源,消除资本主义及其矛盾危机,当是人类文明发展中的急要之任务。

发展与危机是密切相关的,二者互为条件与影响。发展与危机的关系,是错误的因果关系;危机与发展的关系,是恶性的循环关系;所以,在解决危机问题时,必须从发展的战略高度看待危机,必须从发展实践上消解危机因素。应当承认,众多的矛盾危机均是不当发展引发的,或是错误发展加重的;因而,危机处置的根本之策,应当是从发展上找原因、寻对策。毫无疑问,矫正发展、正确发展,是对待危机的积极态度、能动之策;这是因为,只有矫正发展才能减降矛盾危机,只有正确发展才能摆脱危机之患。

但须正视,在资本主义等等错误东西误导和挟持下,一些发展仍是错误、逆向、盲性、悖谬、短视、狭隘、偏执、失衡、被动、自发、蜕化、非续、矛盾、危患的发展,这些所谓的伪假发展,时时处处都在制造和加剧着矛盾危机。为了扭转矛盾危机态势,破解矛盾危机乱局,我们必须否定和清除错误发展、假象发展、伪劣发展、反动发展,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致力正确、正向、理性、全面、协调、平衡、统筹、安全、能动、自觉、文明、持续的发展。严峻的危机态势和迫切的发展要求,正在呼唤纠正错误,正在力促正确发展。

客观地讲,危机是难以避免或彻底消除的,危机将伴随人类社会发展的全过程;所以,人们只能积极应对的减降危机,正确发展的防杜危机。辩证的看,危机并非全是坏事,危机虽有破坏、灾难的负作用,但也有反思、殷鉴和机遇、发展的正作用;只要人们居安思危、处危思策、深刻反思、汲取教训、认真对待、矫枉至正,就能够化险为夷、转危为安,治小危转福、防大危避祸,并可取得矫正错误和正确发展的新突破。

当然,任何一种发展实践都要尊重发展本质、发展价值、发展主体、发展客体,都要遵循发展要求、发展法则、发展逻辑、发展规律,还要有正确的发展取向、发展方略、发展战略、发展举措,以及相应的发展体制、发展机制、发展领导、发展管理等等要求和条件,对这些必然要求和必要条件,人们尚需不断探索把握和创新创造。危机可以减降,危机可以防杜,通过化解举措和矫正发展,就能够达到其发展目的。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在处置危机和矫正发展上,尤其是如此,的确是真理。没有“预”字当先,就不能及早发现问题、及早对策解决,就很难处置好危机、矫正好发展。站在“预”的前瞻高度看,当今社会并非莺歌燕舞的太平盛世,而是潜伏着严峻矛盾危机和重重祸患威胁。尽管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极力喧嚣歌舞升平、发达繁荣、财富效应、消费狂潮,官僚政客以及拍马者极其善搞形式主义、虚假作秀、政绩工程、自诩吹捧,但却掩盖不住矛盾堆积、堕落颓势、潜在之患、突显危机。没有远虑,必有近忧。针对愈加严重的将错就错、误区陷阱、安全危患、风险殃及,人类绝不能再麻木不仁、坐以待毙、毁损当代、祸及后世,而应当正视矛盾危机、积极予以破解、拨正发展走向、推进文明进程。我们认为,错误走向上的瞎摸折腾和伪假发展,都会将人类社会发展引向误区陷阱和矛盾危机;唯有建设社会主义文明社会,发展社会主义文明事业,才是防杜危机的基本之方,确保发展的根本之道。

总之,发展有矛盾,发展有危机,凡发展均需做好发展筹谋、发展防预、发展估评、发展矫正。发展实践证明,唯有能动自觉地致力正确发展,才能使发展矛盾危机减降到最低限度,并为现实发展和未来发展创造必要之条件。在当今时代,处置危机与矫正发展的主体,即主导力量,是人民民主国家、广大人民群众和先进国际组织、革命进步力量,唯有人民民主国家、广大人民群众和先进国际组织、革命进步力量,才能处置好国家危机和世界危机,才能矫正好国家发展和世界发展。国家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是人们面临的局域性矛盾问题;世界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是人类面对的全局性矛盾问题;在现实发展和未来发展中,我们必须局域性、全局性矛盾问题并重,既战略统筹的解决好国家性危机与发展问题,又高瞻远瞩的处理好世界性危机与发展问题。

值此人类社会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即社会制度、所有制形态和发展模式本质性大变革、大发展的伟大时代,我们更应当正视和研究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问题。基于严峻的危机乱局和复杂的发展态势,有必要对国家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和世界危机处置与矫正发展扼要概论,以资警鉴。
Copyright ©2020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 中管智谷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34868号-2